美国也是世界上唯一将竞技体育作为来选拔和培养精英的国家im体育

2021-01-15 21:53:00
dcadmin
原创
64

究其原因,是因为体育既能提升学生的学习力,又能培养其未来职场能力,符合北美文化崇尚的所有精英特质,竞技体育也因此成为美国式精英的主要养成渠道。  华人孩子的苦恼是太多的课外补习,而白人孩子则会控诉家长在体育上强迫他们,平日里繁重的训练和比赛十分辛苦,即使生病受伤也不能轻易休息。 从上图可以看出,北美父母并不看重学习成绩,也不太会在学业上推孩子,但是,他们却十分在意孩子的运动竞赛排名。  女儿学芭蕾认识的一个白人女孩,爸爸是加拿大着名公司的CEO,妈妈是芭蕾舞演员。三岁开始体操训练,节假日无休,每年暑假赴美国集训。 她全年休闲娱乐的时间只有两次,一是圣诞节全家赴温哥华滑雪四天,二是暑假美国集训前一个星期的全家旅行。现在成绩在全省名列前茅,目标是参加奥运会。  韩国花样滑冰冠军金妍儿是她的私人教练,已退休的俄罗斯着名芭蕾舞演员指导她的形体训练。每周常规训练五次,赛前集训时常常不能上课。 父母还豪掷千金包下整个滑冰场供她练习,孩子每天凌晨起床,因为只有那个时间段滑冰场还没有营业可以出租。  作为进入美国精英大学的便捷通道,体育特长生还可以享受奖学金的好处,对很多中产家庭来说也许是个向上流动的好机会。 白人精英家庭不缺钱,体育特长生的奖学金显然不构成。而且父母都是成功的专业人士居多,以优秀的学术表现进入名校应该也是不难的,为什么非要去拼体育特长生这条道呢?  在美国将近50万的庞大的大员群体中,最后只有不到2%的人能够晋级到职业运动员,大多数人则是在毕业后成为各行各业的精英。 中国教育向来崇拜学术精英,体育特长生被视为边缘人,甚至还会被打上“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标签。  我们的精英教育为什么会抛弃体育?缺失体育的中国教育能培养出未来社会精英吗?这是我们需要深思的问题。  体育产业是全美十大命脉经济产业之一, 包括NFL(橄榄球)、MLB(棒球)、NBA(篮球)和NHL(冰球)在内的美国四大体育联盟,狂热的粉丝遍布全世界,每年产生着巨大的商业利润。  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像美国那样如此重视大学生体育,拥有如此完善和成熟的大员的选拔和竞赛体系。  成立于1906年的美国大学生体育协会(NCAA)代表了美国大学体育的最高水平,在美国主流电视媒体上,大学体育比赛几乎与职业体育比赛的播出量分庭抗礼。  NCAA每年产生高达10亿美元的商业收入的同时,还有另外一项重要的使命,那就是通过竞技体育来选择和培养未来的精英领袖人物。 体育是美国精英教育最为重要和核心的内容,美国也是世界上唯一将竞技体育作为来选拔和培养精英的国家。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美国的精英教育是建立在体育基础上的,美国希望通过体育来培养未来领袖的坚毅的品格和强大的领导力,从而保持和加强在世界范围内的领导地位。  美国精英大学极其偏爱体育特长生,录取率超过一般申请人的两三倍以上,所占比例大约10-20%左右。  哈佛大学2020级的学生中有10%以上是运动员,耶鲁大学大约有13%,在规模较小的文理学院,这一比例可能更大。  为了选拔和培养体育特长生,美国大学可谓是不惜一切代价提供最好的条件,让运动员从事热爱的体育项目同时,还能进行学业上的深造,从而打造出全面发展的精英人才。 体育特长生是通过中赛、俱乐部比赛重重筛选出来的最优秀的运动员,精英大学的教练和招募员,每年都会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求最佳人选。  美国研究院的一项调查显示:NCAA第一分区的大学投入在训练运动员上的费用,是教学费用的三到六倍,其中投入到每位橄榄球运动员身上的中位数更是高达每年9万美金以上。  美国的精英大学,还拥有全世界的职业俱乐部都无法相比的先进运动设施和运动员中心,运动员不仅有着非常好的训练条件,还可以享受专属的生活和学术服务,被称为校园的“特权阶层”。  常春藤盟校(Ivy League)作为美国社会精英领袖的摇篮,是美国东北部地区的八所大学组成的体育赛事联盟而不是学术联盟,美国的教育赢在体育。  体育特长生为美国贡献了众多的政界商界精英,从美国总统到《财富》 500强首席执行官、企业家以及公司高管,有着大动员背景的占绝大多数。 在美国历届总统中,特朗普曾是“纽约最好的棒球手”,奥巴马也是个运动天才,老布什总统曾是耶鲁大学棒球队队长。  对75家财富500强公司的副总裁进行调查发现,95%的人在高中从事过体育运动。2014年对400位企业高管的采访证实,94%的人参加过体育运动。 众多实证研究表明,竞技体育带给运动员的竞争本能、团队合作和领导力技能,可以转移到职业生涯中成为持续存在的优势,从而获得更多的社会成功。  体育运动尤其是团队运动是最好的人生和职场模拟体验,运动场其实就是微观的人生,运动员可以更早学会和适应真实的社会“生存法则”。  运动员具有强烈的竞争驱动力并努力取得成功的品质。所有的体育运动都是围绕着竞争展开,运动员习惯于失败、逆境和成功。 运动员具有强大的领导力和团队合作品质。在所有的比赛中,他们不仅是出色的队友也是优秀的领导者,他们可以利用这种体育思维方式来领导公司团队,成为职场的佼佼者。  美国公司在招聘时对大员青睐有加,根据《哈佛绯红色》和《耶鲁日报》报道,500强企业和华尔街都喜欢瞄准所有大动队的队长。  根据2017年《人类动力学》的一项调查,90%的员表示,参加大动有助于他们培养领导才能。  而《领导与组织研究杂志》的最新研究发现,美国从事体育运动的高中生中有43%倾向于具有更多的领导才能,自信和自尊心。  值得一提的是,体育运动有助于帮助女性打破性别规范,从而更容易达到事业的巅峰,体育已经成为女性通向董事会的捷径。 着名会计师事务所安永(Ernst&Young)2013年的调查发现,担任高管职位的女性中,有96%在年轻时就从事体育运动,有61%的人认为参加体育运动对她们的职业成就有积极的贡献。  而另外一项对《财富》 500强女性高管的调查发现,80%的人参加过竞技运动,74%的高管认为运动有助于女性职场成功。  体育特长生不仅是社会精英领袖的主要来源,而且从总体上看,大员进入社会后的成就也是超过非运动员的。  盖洛普(Gallup)2020年的一项最新调查发现,通过目标、社会适应性、收入、社区参与度和身体健康五个方面的比较,大员毕业后的学术、生活和职业生涯中的表现都要优于非运动员。 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无法承担高昂的经济成本,高中进入大学招募人员的观察时期,也是专业化训练的关键时期,这就意味着家庭要投入大量金钱,参加体育运动的成本大幅上升。 为了引起精英大学教练和球探的注意,运动员不仅要参加学校运动队还要加入专业的俱乐部,除了全年的训练、还要各地旅行比赛、夏令营,再加上昂贵的运动装备,每年的加起来的费用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而且四处奔波的比赛往往还需要父母一方全职照顾。  以加拿大流行的冰球为例,每年冰球训练比赛费用至少在2,0000加元(约10万RMB)。根据Project Play的数据,美国富裕家庭的父母每年要花费35,000美元(约23万RMB)在体育训练和比赛上。  巨大的金钱和时间的付出,最终只有2%的高中运动员可以晋级到NCAA的最高级别比赛,对于大多数中产家庭来说,倾尽所有去争取这样微小的机会显然是不划算也是不现实的。 体育特长生这条路显然更适合富裕的白人精英家庭, 着名作家Saahil Desai在《大西洋杂志》撰文指出,美国精英大学的体育活动,从帆船到高尔夫,从网球到曲棍球,到处都是白人富翁的孩子,已经构成“对富裕的白人孩子的一种平权行动”。  NCAA的61%的员是白人,精英大学中的这个数字甚至更高,常春藤联盟中有65%运动员是白人。  根据哈佛大学的年度新生调查,在2022年级入职的运动员中,有46.3%来自家庭收入在25万美元或以上的家庭。  在《普林斯顿日报》的一篇文章中,对常春藤盟校2019年球队名单进行了研究,最后发现运动员基本来自美国最富有的城镇和精英私立中学。  尤其是那些小众的“贵族运动”,诸如壁球、曲棍球、冰球、击剑和划船,白人学生更是占据绝对优势。  克拉荷马大学教授Kirsten Hextrum指出:实际上,只有四项NCAA运动吸引了有色人种的运动员,那就是篮球、足球、棒球和田径。 对中产阶级来说,以体育获得精英大学的入场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财富的差距筑起了一道向上流动的鸿沟。  作为美国式社会精英的养成之道,体育特长生激烈竞争的背后是昂贵的成本付出,也是白人精英阶层的再生产和自我复制的最好方式,对大多数中产阶层来说是可望不可及,这也是美国精英选拔机制的问题所在。  缺乏创造力被认为是我们教育最大的问题,国外的数学思维开发、英语分级阅读、STEM、IB课程被市场热捧,我们努力在应试教育的框架内,最大限度地建立孩子的批判性和创造性思维能力。 但中西精英教育的最大区别其实是在体育上,体育的教育功能在西式教育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为什么中国家庭没有引进国外体育教育的强烈意愿呢?  美国教育的终极目标更加注重进入社会后的适应能力,而中国则是更加注重考上一所好大学。因此“唯分数”论的激烈竞争下,中国家长无暇顾及和关心孩子日后适应社会的能力。  我们崇尚的是学术精英,中国家庭和孩子会倾尽全力去获得学术上的成功,北大清华和常春藤大学被看作是人生成功的顶峰,这是典型的中国式精英道路。  体育即将在中国教育体系回归它的教育功能了,但是,却引发了中国家长的集体焦虑,因为如果课后班再添体育兴趣班,会挤压学习时间,影响学习成绩。  我们为什么不能减少学术补习,腾出时间来上体育兴趣班呢?因为在整个应试教育体制和大学人才选拔标准没有根本性变革的前提下,学生的学习成绩仍然是最重要的,多考一分,通往精英大学之路就多一份保险。 事实上,从一个人的社会成功的角度来看,体育带来的人格教育更加重要,也更加能够决定一个人未来的成就。  因为,坚强的品格、强大的领导力和团队精神是支撑一个人在社会上持续前行的重要力量,这也是学术知识无法代替的。  这是因为,一方面中国的教育体制改革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另一方面,学术精英的观念已经在中国父母心中根深蒂固,改变观念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北美的华人家长就是最好的例子,虽说越来越多的华人孩子练习体育,但家长们最终目的是想通过“曲线救国”进名校,很多人其实并不是想当体育特长生,也不想成为体育精英。  不仅如此,中国家长对体育的认识还存在很多误区,例如认为:体育的功能无非就是强身健体,体育好的人不聪明,花太多时间在体育运动上会影响学习。 伊利诺伊大学研究人员更是进一步指出,当儿童学的东西越困难,面临智力上的挑战越大的情况下,从事体育运动的孩子表现越好。  美国精英大学体育特长生都是能够做好学术和体育之间的平衡,平时大量辛苦的训练并没有耽误学业,体育特长生又兼顾学霸的例子也不少见。  我们要培养未来社会的精英领袖,就绝不能把目光仅仅局限在考试成绩好、知识面丰富的学生身上,学霸和学术精英应该只是社会精英中的小部分,社会更多地需要具有优秀的品格和强大领导力的各行各业的精英领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im体育
网址: www.hnzfsm.com